发表新串


小说

•欢迎光临故事版,这里是文字描绘的缤纷世界!
•小说推荐、剧情讨论、原创小说、讲故事(无论是否虚构)均可在此发串。
•长篇连载允许,欢迎各路文豪。
•发在本版的都是故事,请勿较真,禁止侦探行为,认真你就输了。
•禁止一切涉黄涉政擦边球行为,禁止发布外链、Q群等站外高风险内容。

•为了保持版面清洁,版内长时间未更新(超过1个月PO主无回复)且小说PO没有更新意愿的鸽子串将会被SAGE(正常完结的小说不在此类范围),若有继续更新的打算可在No.37394304回复申请解除SAGE。
•本版发文间隔为15秒。

无标题无名氏No.42861420

2021-09-27(一)04:41:51 ID: 7smcw16 回应

不久后,天空降下金雨,在满天的甘霖中,蔚蓝的天空远远映照着数不清的地球,缓缓的四散而去。
滴滴滴滴滴滴!!!
还沉浸温和的梦境中的我被闹钟炸起,虚实切换间大脑混乱,慌忙爬起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外景的金雨还在飘落,而远处的地球还遗留着半个影子。
这个景象,在我第三次眨眼后,永远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而这个景象也在我眨眼后,永远都消失了。

无标题无名氏No.42861518

2021-09-27(一)05:30:34 ID: 7smcw16 (PO主)

1.____________
我骑着自行车,在上班沿途寻找着一切痕迹,城市的地面上没有留下一点金雨的痕迹,就连繁忙的交通也是也没有为此而停顿。

我的工作的地方不过是一个搬家公司,承接各种中小规模单位的搬运。

“府英,来的正好,今天的运送单是九娘盆地遗址考古队的,麻烦你去跑一趟了。”

“好,什么时候考古队也叫我们公司了,不会把车搞脏吧?”

我接过单据,翻阅了一下,认真看了下两个单位的抬头。

“哪是啥考古队,这个公司什么开头来着,能和岸金还有丘岚齐名的那个吧?”

等我开到遗址时,考古队已经将几件物品包装好的物品摆放到空地,看起来等候我多时了。

“你好,我是AC转运的,请核对一下信息。”

我递过运单,领头的人也只是瞟了一眼,递回给我,便开始招呼背后的人和我一起装车。

几件已经做好防震和固定保护的木箱一件一件被装上车。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正在行走的考古队员,不知道什么原因跌入了探方中,跌落的身体将下方的还未发掘出的瓶型器具损坏,爆发出奇怪的扬尘。

和我一起搬运的队员一时分神,将手中的木箱跌落在车厢中,外壳碎落一地。

“什么玩意?”

紫色雾状缠绕的玩意从探方中跃上,一挥手将还在看情况的队员胸口打穿,当场血染黄沙。

短短的一秒钟,紫雾已经近了我的身,货车旁的队员也被撞击弹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他举起手,准备对我发起攻击。

人与人不可以一概而论,我曾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用零点几秒的速度抱起一个一百斤左右的石墩像人丢去。

那个金属光泽的石墩文物被我掷出,砸在了怪物身上。

一道光芒在两个物体间迸发,将怪物击退了数步。

好消息是,我没有死,坏消息是,我的肚子还是被他没得逞的攻击剜去了一部分。

剧烈的疼痛甚至一瞬间压制住了我的气管,让我延迟了数秒后才惨叫起来。

疼痛感传遍了我的全身,冷汗一瞬间的从全身冒出。

我靠在货厢,抽出工具箱中的撬棍。

用尽最后的力气从货厢站起身,挥舞着撬棍向着怪物扑去。

他的手捏穿过我的身体,击碎了我的心脏、肋骨、脊椎。

他甩一甩手,把我丢在一旁,大脑还没完全死去的我看着内脏混着血液溅出。

无标题无名氏No.42861528

2021-09-27(一)05:35:40 ID: 7smcw16 (PO主)

写错辣!是金雨向上飞升!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143

2021-09-28(二)01:36:23 ID: 7smcw16 (PO主)

我动弹不得,但是疼痛还在我身上回荡,但是我一点支配我身体的力量都没有,缓缓的陷入了黑暗。

怪物凝聚力量,将巨大的紫色光球缓缓捧起,汲取着四周的能量。

彭!

紫色能量和石墩碰撞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光芒,让紫色和白色的光芒互相缠绕,爆发出强烈的风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数十个不同颜色的气雾窜出天际,每一个都发出魔音,四散而去。

碎裂的石墩化为液态,慢慢爬上了我的身躯,在修复我已经支离破碎身体。

黑暗明明褪去,疼痛回归了我的脑海,让我清醒的感受着身体正在愈合。

银色的流质变为肌肉,填补了我所有的缺少,并在我腰的一围圈上了一条造型奇特的腰带。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662

2021-09-28(二)10:22:58 ID: c3NzqSE

好!
快进到请看着吧,我的变身!


无标题无名氏No.42866110

2021-09-27(一)10:36:28 ID: ewNb2hI 回应

如你们所见,我是勇者。
其实我并不想当勇者,只是在临死之前被女神给瞬移走了。
现在坐在我面前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女神,她正在喋喋不休地讲着勇者和魔王的事情。
我只能坐在这里默默地听她扯淡。
少年临死前被女神召唤,成为拯救世界的勇者。
听起来好像是传统的那种英雄故事。
但是女神不知道,她救下我之前,我是自杀。( ´_ゝ`)

回应有 21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01

2021-09-28(二)10:13:08 ID: ewNb2hI (PO主)

 迪伊的金发在微风的吹拂下飘动,配着他那端正的五官,让人感觉他其实是哪个王子殿下一样。

  虽然和我印象当中的圣骑士好像不太一样,但是他却莫名地给人一种安心感。

  他的面前放着一杯咖啡,手里捧着书,在安静地阅读着。

  我偷偷地拿出女神给我的那张卡片。

  这张卡片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看穿别人的等级。

  我得确定这个人是否有能力可以击败魔王。

  在“滴”的一声之后,卡片显示了迪伊的等级:

  85级。

  这个世界,除了勇者以外,人类的最高等级就是99级。

  也就是说,迪伊完全是一个强者。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新手镇。

  迪伊又帅又强,还特别有气质,咖啡馆里的年轻女性都在偷偷地注视着他……

  等等,她们看向迪伊的眼神怎么充满厌恶?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98

2021-09-28(二)10:16:26 ID: dze6hqv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72

2021-09-28(二)10:19:50 ID: jpfslJU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97

2021-09-28(二)10:20:33 ID: dPRd0b8

( ゚∀。)σ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636

2021-09-28(二)10:21:53 ID: XheBzwm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1815669

2021-08-27(五)01:14:56 ID: 0U8PumT 回应

简单来说,昨天晚上我因为连续打了十次手冲,冲死了。

现在我站在客厅里,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半透明的手臂,开始思考一件事情。

巨乳死神怎么还不来?

回应有 49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0628

2021-09-27(一)23:59:12 ID: CwYnWan

gkd,手冲的狂信者,偷吃鱼干的幕后主使,兽娘天堂的缔造者OU8PumT。我虔诚地祝福你今天冲得顺利,牛子顺滑( `_っ´)人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6258

2021-09-28(二)08:50:02 ID: cxfQ9Ip

gkd,手冲的狂信者,偷吃鱼干的幕后主使,兽娘天堂的缔造者OU8PumT。我虔诚地祝福你今天冲得顺利,牛子顺滑( `_っ´)人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7460

2021-09-28(二)09:37:40 ID: RhleW9B

gkd,手冲的狂信者,偷吃鱼干的幕后主使,兽娘天堂的缔造者OU8PumT。我虔诚地祝福你今天冲得顺利,牛子顺滑( `_っ´)人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58

2021-09-28(二)10:15:02 ID: ZjzijGh

gkd,手冲的狂信者,偷吃鱼干的幕后主使,兽娘天堂的缔造者OU8PumT。我虔诚地祝福你今天冲得顺利,牛子顺滑( `_っ´)人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630

2021-09-28(二)10:21:43 ID: Anbu9iM

(´゚Д゚`)好强,一定是边冲抄码字吧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1790

2021-09-28(二)00:33:10 ID: QiOyvYl 回应

穿越,无大纲,就是突然想写点什么东西。

愿你剑上的鲜血用不干涸……更愿我们永远不再需要你。

再一次从沉睡中睁开眼,是陌生的大殿天花板。上面画着各种会动的画,有女神向世间传播信仰的,有女神带着人民劳动致富的,有热烈的战争的,有啥啥啥的……乱七八糟的内容塞满了你的视野。明明天花板离你很远,但是内容多到你有些反胃……
有可能是自己睡世间太长了?你晃了晃脑袋,叹了口气。

回应有 1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333

2021-09-28(二)01:49:58 ID: QiOyvYl (PO主)

再一睁眼,你又回到了女神们的身边,刚开了几枪打了几个幼魔(就那个会远程,跑的挺快还会爬墙的小怪)还没热身完的你有被拉了回来。身上粘上了些血,女神们便稍微离你远了一些。
“看来你刚才做了些比较激烈的运动啊。”金发女神说“那么,我就给你一些加护吧。”
“愿你的身体永远不会染上敌人的鲜血,愿你的敌人永远不会弄脏你。”很神奇的感觉,你看着你身上的血弹开了,像一朵绽开的花。顺便溅了金发女神一身血点。
“啊!我忘了我自己没给自己加护了!”这女神真的有用吗?黑色女神也用书拍了她一下。
“那么,就送你去人间吧!”黑色女神说到“祝你武运昌隆!”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383

2021-09-28(二)01:55:01 ID: gHdXGdZ

doom?!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439

2021-09-28(二)01:59:41 ID: QiOyvYl (PO主)

再次睁开眼,你面前的是一群穿着严肃衣服的人们,其中一个头上戴着金帽子的人发出了“这就是勇者吗?看着好有气势!”的感叹。
“勇者殿下,你好,我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这个金帽子的人走过来向你打招呼。
好久没有人和你说话了,你还挺想念这种感觉的。刚才那俩也就是梅克族的感觉,人类真是好久没见过了。
你向他点了点头致以尊敬,就被大家簇拥着带到了“议政大殿”之类的地方。据说之前的勇者就是在这组建了自己的队伍,拉着一堆拖油瓶妹子们去打的魔王。
你看了看周围的“队友”们,沉思着该不该带什么人和你一起“冒险”……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460

2021-09-28(二)02:01:44 ID: QiOyvYl (PO主)

征集传统队友啦!就像以前的勇者身边带的什么精灵弓箭手啦,巨乳魔法使啦那种,就是很普通的魔法世界拖油瓶队友啦!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90

2021-09-28(二)10:20:26 ID: c3NzqSE

>>No.42893460
整个像西施惠那种可爱型的( ゚∀。)


无标题无名氏No.35971404

2021-03-18(四)20:46:32 ID: tf5yBNZ 回应

【来点希腊笑话】
赫拉说:“帕里斯。”
雅典娜说:“我们三个谁比较帅一点?”
阿芙洛狄特补充:“选我的话保证脱单哦。”
我刚刚从一口华莱士里抬起头来,就看见三个男人坐在我对面,还有一堆摄影机长枪短炮。
“你们认错人了……”我放下可乐,紧急寻找最近的厕所。
赫拉冷笑一声,窗外瞬间雷声大作,狂风骤雨。“想跑?今天你不给个准话出来我立刻送你去守金苹果树,那时你脱单的唯一可能性就只有和我的百首巨龙成婚了!”
“我要喷射!”此刻我也顾不上丢人了,撒丫子就往厕所跑。
只要有点希腊神话常识的人都知道,帕里斯的裁决引起了特洛伊战争,最后他本人还中毒箭在痛苦中死掉……这活谁爱干谁干,反正我不干!

回应有 1617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0865

2021-09-28(二)00:05:57 ID: F9HPRMX

啊,真好看| ω・´)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7960

2021-09-28(二)09:56:08 ID: CJag14m

到点了!来等今天份的赫拉了!( ´ρ`)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111

2021-09-28(二)10:00:55 ID: F5shiz2

119.

赫尔墨斯一手按着监听耳机,一手操控着无人机跟随在货车后方。听到雅典娜的回应时,她颇为牙酸地咂了咂嘴:“我一直以为雅典娜很不近人情,他原来这么会说话啊。要是我们再出手制造点氛围,赫拉恐怕不止会倒戈,而且会被撬墙角吧?”她露出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宙斯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露出什么表情,一想就很好玩……”

旁边的阿芙洛狄特却阴着一张脸。“有什么好玩的?”

“不是你叫我来调解赫拉和雅典娜关系的吗,进展顺利,你怎么反而这副表情?啊,”赫尔墨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道你对赫菲斯托斯出走前向雅典娜表白还耿耿于怀,不想见到他情场得意?”

“我没那么小心眼。”阿芙洛狄特冷冷地道。

赫尔墨斯佯装震惊:“那难道是你对赫拉芳心暗许已久,却被宙斯强取豪夺,好不容易逃出权贵阶级的手掌心,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谁知道半道又杀出一个情敌……”

“苍天可鉴我对老男人没有一丝性欲,你能不能别在这发挥你替真人秀写剧本的天赋?”

“这么说来你对年轻男人有了?”赫尔墨斯反问道。

“滚吧!”阿芙洛狄特一摔耳机,“我就是觉得这位——”他指向临时加装显示屏上的雅典娜,“和这位——”指向赫拉,“我无法接受,我无法接受意味着他们没可能,明白吗?”

赫尔墨斯无辜地挠了挠头:“怎么就没可能了……认真想想,雅典娜很符合赫拉的择偶标准不是吗?聪明漂亮忠贞不二,还是个难得的处男。”

“处男也不止他一个啊……”

“你想想剩下两位是谁,阿尔忒弥斯只是没迈出那一步而已,为了俄里翁和他孪生妹妹都闹得王不见王了;灶神赫斯提亚就更别说了,他为了能一辈子呆在人类的厨房里把十二主神的位置都差点让出去,和赫拉这种事业型有一点共同话语可言吗?只有雅典娜,情感铁壁,人格正常,还是另一个事业型,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赫拉那种对一夫一妻制崇拜到疯魔的性格,能容忍自己出轨吗?”阿芙洛狄特对赫尔墨斯激情四射的论证嗤之以鼻,“你根本就不懂赫拉。”

“你根本就不懂人心。”赫尔墨斯回敬道,“想想雅典娜的父母!”

“他妈是全奥林匹斯山最富恶名的女魔头宙斯,他爸是女魔头的第一个受害者智慧之神墨提斯。这有什么奇怪的……”

阿芙洛狄特住嘴了。墨提斯是公认所有神里最聪明的,被预言会给予宙斯一个比她更强大的孩子;宙斯恐惧预言应验,于是将他吞入腹中;结果雅典娜从头而生,墨提斯却留在了宙斯腹中,成为她的思想和意志。简而言之现在的宙斯是原本宙斯和墨提斯的结合体,而雅典娜是他们继承了智慧之神名号的孩子。

“赫拉越是忠贞不二,就越会意识到这种好苗子是何等珍贵!”赫尔墨斯哼哼,“这可是宙斯的自交后代,还是年轻貌美剔除滥交基因的那种。”

“男的。”阿芙洛狄特依然嘴硬。

“血缘伦理生殖隔离都阻挡不了诸神乱搞男女关系的决心,区区性别,还能叫阻碍?”赫尔墨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加了句,“对了,我在最近的酒店定了套间,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和爱神共饮一杯?”

阿芙洛狄特心想要找人泄火就直说,没必要搞得好像你真缺个酒友我又恰好在身边,两人推杯换盏眉目传情不胜酒力情难自禁最后不小心睡到了一起第二天早上面面相觑,真不用,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谁还不知道谁那点下三路的心思呢?

没办法,赫尔墨斯就是这种人。她连偷一条狗都能振振有辞地和狗主人自由发挥出八百字偷狗合理性的小论文,把人忽悠得真以为自己这条狗有着冥界看门狗的血统,不知何时就会从颈上伸出两个头开始乱撕乱咬发挥其三倍的拆家力,赫尔墨斯偷走这条狗乃是行善积德一桩大好事,狗主理应感激涕零拜谢神使大人。

但为什么要偷狗呢?

赫尔墨斯会告诉你,因为狗就在那里。

阿芙洛狄特冷冷地道:“滚吧,我今天很累,没兴趣在床上加班。”

赫尔墨斯对此显然早有预料,笑嘻嘻地报出房间号:“没事,随时欢迎你来加班。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需要彼此的,对吧?”

他避而不答:“给我叫辆车,我要去莽林。”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208

2021-09-28(二)10:05:03 ID: MmqsqBy

你们俩像不像同人女吵架(`ヮ´ )σ`∀´) ゚∀゚)σ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49

2021-09-28(二)10:18:48 ID: TvoPcnP

(σ`∀´) ゚∀゚)σ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1170

2021-09-28(二)00:14:35 ID: RSmk7mx 回应

我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更准确地说,是扔。

按理来说,对我这样的一个二次元青年男大学生来说,应该没有多少东西能比正在吃的外卖更加重要,无非就那几样,新番更新、游戏邀请、心仪的女孩发来的信息……但,大概是这样,十分或者说有点遗憾,对我来说,优先级比晚饭要高的事情还真不少……

那又怎样!要是有谁在我一边香香地吃着外卖一边快乐推图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恨不得马上把他从电话那头拽出来按在床上打一顿!所以当我听见手机响了,看都没看是谁接起来就是一句:“你寄吧谁……”

“我在5C……”电话那头话才说了一半,随后只剩下一声急促而有些尖锐的哭喊,电话就断了。

回应有 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2623

2021-09-28(二)01:08:27 ID: RSmk7mx (PO主)

“你寄吧谁……秦若云?”虽然心情不大好,但我还是有认真听那边说话的,所以秦小学妹独有的声线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小学妹遇到麻烦了?

毫无疑问,5C指的是我们麒麟区的教学楼,这丫头在教学楼还能遇上什么麻烦吗……嗯?小学妹前些日子好像和我说过,这一届我们学校扩招进来不少牛马,导致今年新生的素质上下限都离谱得吓人,军训骚扰助班学姐、阳台make love摔到楼下这种事情我也略有耳闻。而其中的有一个就因为小学妹的颜值一直对她死缠烂打的……现在的大学生不会已经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了吧?色欲熏心然后铤而走险……好吧,以上虽然都只是我的推测,但以我的阅历和智商也实在想不出来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在教学楼能遇上什么意外,除非是有人remake……但从刚刚的情况看,她明显是受到了外力的威胁。

我无暇思考为什么小学妹在遇到危险时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求救,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次元男大学生,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能做什么呢?找辅导员?报警?喊保安帮忙?我们宿舍离教学楼有十分钟脚程,等我赶到,大概也是恶果已成。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次元男大学生的话。

但我并不是啊。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54

2021-09-28(二)10:14:57 ID: RSmk7mx (PO主)

我从口袋里摸出纯白色的烟盒,抽出一根同样纯白的细长的烟,缓缓地点上。深吸一口,滤过烟雾的夜空落在我的眼里,有种朦胧不清的美。

环视一周,嗯,宿舍里没人,那正好。

我调动起沉睡在身体里各个角落的“云”,让它们围绕着我的身体跳动、展开、汇成汹涌的大潮,融入深黑的夜色里朝着教学楼的方向疾驰而起。

“找到你了……在五楼。”

人是找到了,事情也和我想象的差不多,然后问题来了,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我有点为难地深吸一口烟,呼出的烟雾模糊了我的视线,好像也同时模糊了我的思绪。 我有无数种方法解决掉这件事,只是手段都不太能见光,到了最后都不太好交代……啊,烦死了,现在我倒是想知道这小学妹为什么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了,要是不用我在明面上参与,要处理那人,他三千条命都不够死的。  

对啊……为什么呢?我们不过是几面之缘而已,还没有熟到这种可以托付性命的程度吧。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71

2021-09-28(二)10:15:24 ID: RSmk7mx (PO主)

没人看,摸了ᕕ( ᐛ )ᕗ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38

2021-09-28(二)10:18:28 ID: ZPCSXe6

摸什么摸,不准摸!gkd!⊂彡☆))∀`)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540

2021-09-28(二)10:18:35 ID: kUkChmO

gkdgkd゚(つд`゚)


无标题无名氏No.42574966

2021-09-18(六)22:06:37 ID: DnH10Uc 回应

勇者推开魔宫的大门,面容狰狞的魔王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之上,周围盘踞着大量凶恶强大的魔物——本该是这样,然而他只看到一个孤零零的少女,垂头丧气坐在一张破烂的椅子上,见到他走进来,猛地坐直身体说道:“哇哇,是勇者,终于还是来了么。”


少女举起双手朝勇者晃了晃表示欢迎,椅子扶手上粗大的镣铐锁住她的手腕,让她只能在很小的范围抬起手。


勇者并没有丝毫松懈,虽然看着只是一名面容姣好的少女,到她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王,在一百年内连续击败了八名勇者,还别出心裁地将杀害第七名勇者的画面投影到了前线,导致了巨大范围的恐慌,甚至部分地区的农民抛弃田地逃往了首都。


先给自己设下了多重心灵防御魔法避免中了魔王的蛊惑,毕竟这是有史以来最卑鄙,最邪恶的魔王,这很有可能是她设下的陷阱。勇者开口询问道:“这是...”


“还不是那个创世神!”魔王愤怒地喊道,扯的镣铐哗啦啦响,“本来一切都欣欣向荣!一切!十年前那晚我打败了第八个勇者,正搂着我又白又大的侍女在我那四十米长的大床上睡觉,她就来了,严肃地问我,小红,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魔王说到这里,气的说不出话来,深呼吸几次,才继续跟勇者讲述道:“我懵掉了。我说老大,魔王杀勇者,勇者杀魔王不是天经地义么?不能因为我比较厉害就劝我停手吧?然后那个老太婆语重心长地跟我说,由于连续派出的勇者都被魔王残忍地杀死,各国已经对凑出传说装备,组织精锐小队辅佐勇者不感兴趣了,转而在战争前线消极防御。第九名勇者已经是各国国王私下里约定的最后一名勇者,如果他失败,就代表着我打破了一千年来的平衡。而且,她的侍女已经与第八名勇者私定了终身,勇者的死亡让她悲痛欲绝。我当时气昏了头,说总不能因为我厉害就要我死吧,这个逻辑也太扯了。我清心寡欲早睡早起还能再活个一百多年呢。什么侍女,我看就是你的姘头。”


魔王叹了口气,吧嗒嘴,舔了一圈嘴唇,继续说道:“然后创世神大发雷霆,直接拿神之镣铐把我锁在了椅子上,跟我说无论如何,一定让下一个勇者把我杀死。为了防止我逃跑,又从窗外的苹果树折下一根树枝,把我钉在椅子上,每天放掉一些魔力。”


魔王挺直身体,勇者看到她胸口露出一节手指粗细的树枝,尖端还有几片树叶。


勇者想象力再丰富,也没想到事态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他思索了一会,沉声问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想打破我对女神的信仰?”


“喂,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嘛。”少女魔王尽力双手合十,做了个恳求的手势:“看在我这么人畜无害的份上,能不能放我一马?”


“人畜无害?你明明是最邪恶的魔王!”勇者握紧长剑。


“喂喂,别冲动,别冲动!”魔王一阵惊慌,连忙说道:“你既然到了这里,肯定是打败了第二邪恶的四天王吧?他们都是什么名字?”


“兽人王巴尔坦,地巨人奥尔塞西,巫妖格雷苏,暗影精灵伊蕾娜。


”魔王不屑地哼了一声:“果然都是冒牌货,我一不管他们,那几个滑头还能出真力?”


勇者一阵目眩,赶紧扶住了身边的立柱:“你说他们不是真正的四天王?”


“当然不是。你知道么,在我上任之前,四天王居然是轮岗制!这样谁能真正给魔王出力?这些家伙都是老摸鱼怪了,知道勇者的目标不是他们,每次都派出手下或者分身顶替,然后扔下点好装备或者之前抓走的圣女啦,公主啦就跑路了,勇者也不会追击,魔王被他们蒙在鼓里。只有我上任之后,把他们狠狠敲打一番,整合力量才打败了那么多次勇者。等等,伊蕾娜这个名字,我怎么有点耳熟,别告诉我她投降洗白了?”


听到这里,勇者默默转向侧面,不跟魔王对视。


“稍有常识的魔物都知道,暗影精灵成不了四天王,一定是红龙塞西娅派出的下属,那条蠢龙,等我有能力了要撕下她翅膀烤着吃。那个,暗影精灵生性都比较淫X,不对,喜欢勾引人,不对,emmm...比较热情。看你这处男样子,别告诉我你对她有了感情。”


勇者有了逃出魔王城的冲动。


魔王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谨慎地说道:“你看吧。我被缩在椅子上不管事这段时间,就连四天王都是一些冒牌货了,而且我现在也做不了恶。你杀掉我就会换上一个新魔王,说不定他比我之前还强哦?创世神也不一定再把他锁住了,所以放我一马好嘛?”


勇者拼命平复住心绪,打量着大厅,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地面厚厚的灰尘。他往后退了几步,魔王高兴地想说什么,然后一道迅捷的身影闪过,长剑已经架住她细弱的脖颈。


魔王抖如筛糠,尽力以最娇弱最可怜的姿态向勇者求饶,然而后者目光坚定,举着长剑的手臂没有一丝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少女魔王已经放弃挣扎认命。想让勇者给个痛快时,勇者垂下长剑,想了想说道:“你的理论我挑不出什么问题,看起来你也不像在骗我。但是,如果你是在骗我,那就糟糕了,或者你解开封印,我就无法保证击败你了。所以,我要在这里一直监视你。”


“劳驾,那可是创世神的封印啊,怎么可能解得开?监视又是什么意思?”魔王把镣铐摇的哗啦作响。


勇者没说话,只是默默从空间戒指里掏出来一个帐篷。


“我...”看着勇者在大厅破烂的地毯上搭帐篷,魔王想骂出一句脏话。

(未完)

回应有 99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3627

2021-09-28(二)02:20:28 ID: EaUS8Co

ᕕ( ᐛ )ᕗ一时间出现好多投一的,不过我还是想看2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5212

2021-09-28(二)07:55:03 ID: Br1L8G8

222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5551

2021-09-28(二)08:13:59 ID: SEUMavl

2!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6459

2021-09-28(二)08:58:57 ID: Q40s1EN

我全都要( ゚∀。)
女仆长跟勇者小队混在一起了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45

2021-09-28(二)10:14:44 ID: tz3OIIr

gkdgkd


无标题无名氏No.38794608

2021-06-08(二)16:54:51 ID: dzmeEpK 回应

我的记忆会留存到另一时间线,人生的折磨永远不停。让我看看报纸,这个时间线又是哪一年。

当我记忆再次回归的时候果不其然又是这个熟悉得要死的修理车间。我脚边放着一罐白色的油漆 ,右手的桌子上有一份上个月的报纸。再过几分钟魏冬就会脸上敷着机油渍到这里吃饭,午饭是叉烧还是麻婆豆腐,汤估计是白萝卜炖羊肉。
虽然手边有台手机,但是我并不知道密码,我还是起身去门外的报亭买了份报纸。
今天日期是玄和三十七年九月初八,然后浏览一下新闻。嗯…股市菜肉起起跌跌,还有贪污落马,再来点正面事业宣传。我收起报纸往回走,魏冬已经坐在那干饭了。
我知道她大概率会噎到,给她接了杯水。她含糊
*已完结*

回应有 435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233070

2021-09-09(四)00:04:40 ID: dzmeEpK (PO主)

 晚上九点三十五,老板他们回来。我一直都在等。
 “呦?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们逛街的时间还要久一些呢。”我前去迎他们,“苏女士的要搞什么我知道,不过我要考虑的问题是高宇,我要问几个问题。”
 气氛暂时凝固了几秒,高宇脸上闪过不悦。我又开口“问题都写在纸上,看你们的了。”我把把纸笔按在桌子上,往外走,老板也跟过来。
 这里没有什么天台栏杆,我只能倚靠在巷子里。老板有话和我说。
 “我要说什么你知道吧。”老板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烟,火光映出他的深凹的眼眶,“但我还是要说。那婆娘年轻时既有风流债还有钱债,就是要你去挡刀的。”
 他又往店里看了看,再压低声音:“不要有心里负担,自她老祖父没了她家就没有认她的了,必要的时候直接开枪。那个她捡来的聋子练过的,也要留心。”他稍微仰头示意我看苏婷,“我们都巴不得对方死,她也会让你死。”
 “知道我为什么要问那个聋子问题吗?那个聋子能给苏婷上烟雾弹。”
 “你要策反她?”老板问。
 “都说了是烟雾弹,关键时刻用。”我说。
 “你问的什么?”
 “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别人还在边上看着呢。

 

无标题无名氏No.42418599

2021-09-14(二)14:40:20 ID: dzmeEpK (PO主)

写了点,罢了。还是再等几周再写( ´_ゝ`)

无标题无名氏No.42420897

2021-09-14(二)16:00:46 ID: dzmeEpK (PO主)

决定了,开始立完整大纲再写,这个就不写了ᕕ( ᐛ )ᕗ争取明年发出来

无标题无名氏No.42669880

2021-09-21(二)18:42:32 ID: CO74alB

中秋快乐,希望明年还能记得这个串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444

2021-09-28(二)10:14:43 ID: jpfslJU

手机重置了忘记怎么登录了,今天刚想起来,没想到完结了(;´Д`)
>>No.42188114
看来的确是柯罗诺斯啊,那第几区也是吧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0613

2021-09-27(一)23:58:46 ID: 4Qys77b 回应

关于姐妹百合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0643

2021-09-27(一)23:59:38 ID: vnYPo0q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0792

2021-09-28(二)00:03:59 ID: 4Qys77b (PO主)

妹妹出生的那天晚上,我正在外婆家把新买的娃娃的左腿拆下来。
忙活了很久,却没有成功。
等我生气地将娃娃用力丢出去的时候,外婆接了一个电话,露出松一口气的笑容。
她走过来对我说:“盼儿有一个妹妹了,盼儿以后就是姐姐了。”
年仅三岁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外婆虽然是笑着的,我却觉得外婆并不是那么开心。

妹妹是什么,我不太懂,但是姐姐我却是懂的。
我的姐姐叫做来儿,我讨厌她,因为她不和我玩,还喜欢骂我,也不让我碰她东西。
我有一个妹妹了。
她也不准碰我的东西。

那之后我又在外婆家住了几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经常住在外婆家,由外婆带着,所以我并不会想找妈妈,反而因为没有姐姐和我抢东西,住的挺开心的。
就在我成功将娃娃的一条腿拆下来的时候,外婆笑眯眯地走过来,说要带我回家。
我抱着娃娃,由外婆抱着我,两人坐在外公骑着的摩托车后座上。
那一天我吹着舒服的凉风,瞪大了眼睛,紧紧抱着怀里的娃娃,开心地四处张望。
我好久没坐摩托车去玩了。

回到家里,在妈妈的房间里看到了那个红红嫩嫩,安静睡着的妹妹。
妹妹被妈妈抱在怀里,脸小小的,一动不动。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上只剩下一只脚的娃娃:“那这个也是妹妹吗?”
几个大人被我逗笑了,却不敢笑得大声,最终只拍了拍我的头,让我自己先出去玩。不过我没出去,爬上床,看着睡着的妹妹。
她可难看了,没我的娃娃好看。

外公文爸爸去哪了,妈妈说爸爸在工厂,爷爷也出去找朋友喝茶了。
“想好叫什么名了吗?”
“嗯……她爷爷取好了,叫招儿。”妈妈低声说着。
“哎。”外婆同时叹了口气,外公没说话,低头看着妈妈。

我从床上爬下来,被外公发现,他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臂,扶着我下到地上。
刚站稳,我就拖着娃娃的脚往外跑去,正好遇见奶奶端着汤走进来。
“奶奶。”我小声叫着。
奶奶和爷爷都很凶,如果遇见不叫人会被骂的。
“嗯。”奶奶端着汤走到妈妈床边,“喝吧。”
我看到外婆接过手,端着汤喂还在抱着妹妹的妈妈,我一溜烟的跑出去阳台把自己的玩具拿出来玩。
“你怎么回来了?”就在我狠狠地用火车撞飞光头强,姐姐从房里出来皱着眉头看我。
我不开心,没理她,默默地拿着小火车跑去房间里找外婆。

一到房间里,就听到妈妈说:“妈,盼盼要在你们那再住一段时间了。”
“好,你安心坐月子,等到坐完月子我再送盼盼回来。”外婆拍了拍妈妈的手背,妹妹在床的另一边睡了。
外婆抱起我,让我和妈妈奶奶说再见,我摆了摆手,奶奶没理我,坐在妈妈床边,朝外公外婆点了点头,妈妈笑得有些难看地和我说了再见。
我抱着外婆的脖子,吵着要去拿娃娃。
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在客厅看电视的姐姐。
“外公外婆。”姐姐转过头,叫了一声之后又继续看电视。
我悄悄地对姐姐吐了吐舌头,被外公发现,被他轻轻地拍了拍脑袋。
他弯下腰捡起我的娃娃,然后我们就一起回了外婆家。

回到家,外公坐在沙发上抽烟。外婆坐在沙发另一头,两个人都不说话。
我也没说话,就静静的玩我的娃娃。然后发现娃娃的手也可以动,也能拆开的样子。

“这下又得再生一个了!”外公说。
“那能怎么办。”外婆说。
“当初我就说不能嫁,你们母女偏不信。”
“什么叫我们不信,最后你不也点头了。”
“你女儿整天哭哭啼啼的,我能不点头吗?你也说没事没事,现在呢?”
“那就是全怪我了?”
“不然呢?这生完才几天,那老太婆就那个样子,接下来还有那么些日子!”
“我……她怎么就那么命苦,要这么遭罪……”
外婆说着用手揉着眼角,声音也变得沙哑无力。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心里有点怕,但这种怕和面对爷爷奶奶的时候还不一样。
外公还有说些什么。
我站在沙发上,对着两人大喊:“你们不要吵了!”
“还不是你……”外公没理我,继续说。
“不要吵啊!”我大喊,手攥着拳头,高高地举着,“不要吵!”
外公那板着的脸,突然笑了一下,外婆红着眼,抿着嘴看我。
“不要吵!”我走到他们面前,说。
“好好好,不吵了,不吵了。”外公挪到我身边,抱住我。
外婆看着也笑出声,站起来去厨房倒了杯水:“来盼盼喝点水。”
我喝了一口,看着外公:“我要喝酸奶。”
外公叹了口气,笑眯眯的应了一声,拉着我的手下楼去买酸奶。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399

2021-09-28(二)10:13:01 ID: EaUS8Co

(=゚ω゚)=我先放个gkd在这里


无标题无名氏No.42756579

2021-09-24(五)00:07:14 ID: QeYiPX3 回应

《我老婆不仅是亲梅竹马还是犬娘》



小心翼翼地把钥匙插进钥匙扣里,尽量不发出声音。
  
胸口被飞速冲来的小脑袋撞到可是很疼的。而且今天绝对不能被抓到。

屋里静悄悄的,在睡觉?

灯突然亮了。完蛋,被抓到了。

“又喝酒!”被瞪了。

尾巴有在摇,还有希望!

“灵灵,我回来了!抱抱!”张开双手,换作是往常的话会扑进怀里蹭蹭。

“别岔开话题!?为什么去喝酒?”今天居然没有敷衍过去,这么快就熟悉这个套路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去喝酒了啊?”

“开门这么小声,而且到门口还故意放轻脚步!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尾巴甩来甩去,看起来很自豪就是了。

普通人还真听不出来……

事情败露,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东西放了,去吃饭。”

诶?这就放过我了?

“哼!今天给你夹多少胡萝卜就吃多少!不然睡觉不给你抱了!”

晚饭被喂了好多胡萝卜,最讨厌蔬菜了。

回应有 40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2872514

2021-09-27(一)14:17:29 ID: Br1L8G8

( ´ρ`)再来点

无标题无名氏No.42872849

2021-09-27(一)14:27:09 ID: nFVuky3

gkd( ゚∀。)

无标题无名氏No.42877414

2021-09-27(一)17:01:07 ID: hnar3VG

hso,牛牛要大社保力( ´ρ`)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1007

2021-09-28(二)00:10:20 ID: 16tfpUR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98396

2021-09-28(二)10:12:56 ID: QeYiPX3 (PO主)



“为什么今天吃鱼?”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鱼肉。

灵灵有些失落,大概因为没有酱排骨。

她向来不喜欢有腥味的东西,但是有些时候还是要吃点的。营养均衡嘛。

“不许剩下哦。海鱼没什么刺的,能找到的刺我已经都拔完了,这里面应该没有刺了。”

这妮子不怎么会吃鱼,之前吃淡水鱼被卡了嗓子。废了好久最后到医院才弄出来。不喜欢吃鱼也有这件事的功劳。

现在再给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再给我的亲亲老婆吃多刺的鱼了。这样大块的海鱼肉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握着筷子,戳戳戳戳。

“可是味道好奇怪。”撅起嘴小声嘟囔,耳朵拉拢着。

大概也知道我是为了她好,没有特别排斥。想当初学生时代到我家蹭饭,那是再怎么威逼利诱也不肯吃的。

“你下意识以为不好吃当然觉得奇怪,就和我吃蔬菜一样。喏,今天的蔬菜我已经吃完了,该你吃鱼咯。”给她看看我的碗,确保她觉得公平。

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吃。

“当心刺哦,可能有漏掉的。”

听到我的话顿了一下。

“咳。”呛到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

“噗啊。”

好不容易吞进去的鱼肉又全吐出来了。

看看我,看看地上,看看我。耳朵竖起来,尾巴摇摇。

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没吃进去不算!”

哼哼!这样的规矩可是你喂我吃蔬菜的时候自己定下的!

“诶诶!”

之后亲自一丝一绺的检查鱼肉,然后再喂给她吃。倒是听话,喂什么就吃什么,皱眉头也要咽下去。

手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