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匿名版
 首页版规 | 丧尸路标 | A岛“不扩散条约” | 常用图串 | 请关注A岛微博 | 芦苇娘的胖次| 人,是会思考的芦苇
芦苇娘表情包下载|输入法颜文字|App下载:芦苇娘(安卓)|基佬紫(安卓)| 蓝A岛(安卓)| WP|Win10|芦苇娘(iOS)|橙A岛(iOS)

[只看PO]No.35513207 - 无标题 - 小说


•欢迎光临故事版,这里是文字描绘的缤纷世界!
•小说推荐、剧情讨论、原创小说、讲故事(无论是否虚构)均可在此发串。
•长篇连载允许,欢迎各路文豪。
•发在本版的都是故事,请勿较真,禁止侦探行为,认真你就输了。
•禁止一切涉黄涉政擦边球行为,禁止发布外链、Q群等站外高风险内容。

•为了保持版面清洁,版内长时间未更新(超过1个月PO主无回复)且小说PO没有更新意愿的鸽子串将会被SAGE(正常完结的小说不在此类范围),若有继续更新的打算可在No.37394304回复申请解除SAGE。
•本版发文间隔为15秒。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3-03(三)22:26:05 ID:4Qys77b [举报] [订阅] [返回主串] No.35513207 [回应] 管理
我的鸡儿变成一个美少女。

和我面对面的坐着。

短发,没啥表情,冷冷地看着我。

“我们就这样各过各的吧。”她说。

“不行!”我站起身抗议,下身空荡荡的,感觉一点气势都没有。

“反正你也用不上。”她笑了一声,满是嘲讽。

“怎么就用不上了,我每天不都……”我反驳道。

啪!

她身体前倾,用力给了我一巴掌。

“每天都用手弄我两三次,痛死了!”她变了脸,怒火冲天,“这么多年了,哪怕有一次发挥我的作用啦?”

“也……也不能这么说……”我捂着脸。

然后我联想到,我手冲的时候,手里握着是这么个美少女的时候,心跳不禁加快。

而她,脸色突然变红,衣服外的,麦色的皮肤也染上了浓艳的粉色。

“你……你……”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坐倒在沙发上,瞪大眼睛看着我。

“呃……抱歉……”我不敢看她,“我boki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18(日)00:20:13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6915681 管理
>>No.36903497
并……并不是整天都在玩哦
只是这段时间家里装修逐步完工,一些房间可以开始放东西进去了,所以晚上下班之后都要打扫和把东西归回原位。
买书的时候倒是爽了,现在整理起来想吐血(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19(一)16:16:17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6967605 管理
>>No.36966490
怎么会呢,鸡儿小姐对我那么好。( ›´ω`‹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2(四)01:07:07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058465 管理
好吧,晚上写不完,明天更新(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2(四)10:27:33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065709 管理
“用了二十多万年还没能进化出无性生殖或者有丝分裂的物种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我手里捧着喝了一半的姜红糖水,猛地靠在沙发上,仰头对着天花板控诉自己的心酸。

江又夏刚好从厕所里出来,将手里拧成麻花的淡粉色内裤展开,往阳台走去,晾好之后甩着湿湿的手,发现没什么用,于是抽了张纸巾,边擦手边在我身边坐下。

“你倒是别因为一次痛经就否定了整个哺乳类动物的存在价值啦。”她屈起一条腿,往我这边侧着身,“还有,别再做太大动作了,刚刚我洗的可是你最后一条内裤了,如果现在再漏就只能穿我的了。”

我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尴尬的看向别处:“不……也不是我想,就这个感觉是在太过难受……不动一下我就静不下来……呃……抱歉。”

自痛经那天到现在已经是过了五天,除了那天之外,倒是没再怎么痛过,或许是因为吃了止痛药?

但在内裤里另外垫了东西,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的体验,更何况那闷热又带着潮湿的感觉让人静不下来。

就算体内激素是正常的,一整天都这样捂着心情都不可能会好。

“嗯……我倒是没关系。”江又夏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回头看了眼阳台“毕竟内裤就那点布料洗起来倒也不麻烦,而且我也买了专用的清洗剂。就是没有新内裤了。”

我也跟着看过去,外边挂了好几个内裤。

当然,都是我的。

旁边则是床单。

“抱歉,呃,还有……谢谢。”我有点没脸看她,昨天半夜还害她起来洗床单。

“嗯。”她头枕在椅背上,半眯着眼睛,懒懒地应着,似乎是困了。

“要不你去睡会?”我推了推她。

“不了,等会还要去上课。”她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时钟,摇了摇头,靠在沙发上看着我,突然笑了。

“干嘛?”我重新拿起桌上的姜红糖水,喝了一口。

这味道实在算不上好,何况我很讨厌生姜的味道。

但好歹是她研究了一个下午才学会的,不喝又感觉不太好,终归还是硬着头皮喝完。

不过好在一天就一小杯,倒也没有煮一堆逼着我喝。

“就觉得你挺乖的。”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随着后仰的身体,下摆处露出了她的看起来有些紧致的小腹和圆圆的肚脐。

乖?
我倒是没想到年过二十还会有人用这个词还形容我。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犹豫了一会:“谢谢?”

这时她更是笑出声来,然后像泥鳅似的蹭到我身边,贴着我的耳朵:“听说,只要有过侵入式的性交,以后就不会痛了,要试试吗?”

“你别得寸进尺!”我用力推着她的下巴,让她远离我的耳朵,不然那温热的气息实在有些痒,“敢给我乱来我就把你赶出去。”

“现在我才是江又夏,是我把你赶出去吧?”她抱了上来。

“你试试?”我不服输的从她怀里抬起头瞪她。

“哎呀。”她笑着把脸贴过来,在我脸上蹭了蹭,又在我骂她之前从我身边退开,站起身:“不闹你了。我去准备一下,再不出门要迟到了。”

“哦。”我把姜汤一口气喝完,跟在她身后去洗杯子。

“放着吧。”她在房门口停下脚步,“我回来再洗。”

“你太夸张啦。”我觉得她是在有些紧张过头了,因为刚刚喝完,稍微冲一下水在用洗碗用的布擦擦就干净了。

江又夏看着我把被子扣回杯架之后,才进房里。

“中午回来吗?”我来到房门口,靠在门框上问她。

她正在脱衣服。

和我一样,江又夏在家里也是穿着以前的t恤,虽然她比现在的我高不少,但是我以前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依旧宽松似连衣裙。

也只有现在脱下了上衣之后,才能看到那比例相当漂亮的身材。
同样是运动内衣,她穿上之后就是有那健美感。
麦色的肌肤光滑得似乎带着光泽,因为背对着我,那随着她换衣动作隐约可见运动内衣下锁骨和肩胛的线条,展现着干练且充满活力的魅力。

“嗯,回来吧。上课了再过去。”她解开马尾重新梳一遍,扎好,回过头,“小色狼你看够了吗?”

“哼。”我别开脸,被她这么直白地说,倒是让我不好意思,“你是我的,我想看就看,你管我!”

“哦……”她拉长音,拿起一旁的书包,“那你也是我的,怎么之前我看你换内衣就不行啊?”

“不行就是不行!”我转身回客厅,“你快去上课!”

“好好好。”江又夏笑着往大门走去,“不要跑来跑去的,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如果还漏我的内裤在那个抽屉里,你自己拿去穿,换下的放在厕所里,我回来洗。”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吧。”我点着头,把遮阳伞塞她手里,又突然想起来还有东西没给她,让她等一会。

有点急又不敢走太快,好一会才又回到大门那,把东西给她,“给你,这是我上次买的保温杯,里边是运动饮料,装进去之前是在冰箱冻过了,记得喝。”

江又夏拿着印着绿毛双马尾美少女的保温杯,有点纠结地眨了眨眼,最后叹了口气,点点头,被我目送着进了电梯。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关上门。

回到沙发,她一走,感觉家里就变得空荡荡的,往厨房望去,看向房间,客厅后的厕所也是静悄悄的。

现在是九点半,离她回来还有三个小多时。

嗯……

我靠着椅背,上半身顺着滑下去,倒在沙发上。

看着墙上一下一下慢慢划过刻度的秒表,也许是昨晚半夜还要等洗衣机洗好被套,睡眠不足。

我眼皮变得沉重,将脚收到沙发上,就这样侧躺着睡着了。

“又萌,江又萌,醒醒,醒醒。”

听到有人叫我,还在捏我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张开眼,就看到江又夏有些无奈的脸。

我正想起身和她说说话,结果大腿内侧和屁股凉凉的,还有身下湿粘感。

我立马精神过来,此刻,我的心也是凉凉的。

毕竟那么多天,我倒是有点经验了,于是哭丧着脸看着江又夏。

不用说,大腿凉凉的地方和沙发上,沿着沙发坐垫到地板上都是暗红色的。

我深吸一口气,本是想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结果满是血腥味的空气倒是差点让我哭出来。

江又夏没说什么,先是拿了纸巾帮我擦了擦,发现效果不怎么样,就拿了毛巾过来。

“抱歉。”我闷着声接过毛巾,默默的捂住下身,打算往厕所去。

“没事。”她说着,扶着我,然后突然亲了上来。

简单的嘴唇相贴,便马上分开。

“喂!”我气闷地朝她喊了一声,现在正烦着呢,这家伙又在干这种事。

“总觉得这么原谅你也不太好,这是利息。”她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哼。

不想搭理她,感觉刚刚的愧疚还是我太善良了。

“你又贴歪了。”
厕所里,江又夏拿着我的内裤,叹了口气,“而且还是侧躺。”
我坐在马桶上,手肘抵在膝盖上,托着脸,抿着嘴。

她把内裤放在一旁的脸盆里,然后离开了厕所。

过了一会,拿了新的内裤过来:“现在你只能穿我的了。”

“哦。”我倒是不介意,看她那样子大概也不在乎。

因为已经贴好了,我直接就穿上。

看我穿好了她就赶我离开厕所。

客厅已经被稍微清洁过。

我坐在沙发一端,厕所传来水声。

摸了摸小腹,感觉她的内裤穿起来也没啥区别,虽然样式上也一样。

掀起衣摆看了一眼,紫色的……

她的好像都是深色的,我的都是浅色的。

到底是根据什么来决定的?

柔软的布料贴在身上,她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之前好像看她穿过这一件……

脑子无法控制的想起之前她在床上贴着我的模样,紫色的内衣衬得她那麦色的肌肤无比性感。

肌肤相贴时那细腻的触感。

有些硬的手骨。

舌头……

厕所水声停了下来。

“江……又萌……”那是有些虚弱的声音。

我猛地一惊:“我……我……”

小心翼翼的起身往厕所走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试着为自己解释。

但是厕所传来呕吐的声音。

江又夏抚着墙从厕所里走出来,半眯着眼睛看我。

像是盯上猎物蓄势待发的黑豹。

“呃……能……能不能之后再算?”我小声地和她商量着。

“当然可以,毕竟本金还是可以一起算的。”她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笑眯眯地说。

此时,我才明白,既然有所谓的利息,那本金……

我只希望到时她能手下留情。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2(四)10:31:00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065832 管理
( 」゚Д゚)」<快看这个字数!我太厉害了!>>No.36827329
这种亲密亲密关系中
“别人这么做给我去死一百遍,但是她的话就没关系”
这种略带双标而且接受对方的“秽”感,不觉得很棒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4(六)20:24:48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159492 管理
>>No.37138460
装修啊装修
还剩下一堆书没整理
说起来还没想好主角是读什么专业
蛋蛋姐妹,还有jk还有纪律委员……明明只是练笔,感觉人物加太多了,还有主角父母的剧情( ゚∀。)
感觉是不是写个大纲好点(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6(一)00:40:02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203826 管理
“非常感谢您在这几天对小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也请原谅小的那几天心情不好,对您也不够尊敬,还害您糟了罪,实在万分抱歉,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的。”

再这样诚恳的和她道过歉之后,江又夏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用鼻音轻轻地应了我一声。

这算原谅了我?

不,我没下跪。
再怎么样,对自己的鸡儿下跪也太丢脸了。
我只是九十度鞠躬而已。

“话说,家里你原来的那些衣服,很多都太大了。”江又夏轻轻晃着自己的脚尖,语气淡淡。

这是陷阱。

我心中响起警笛。
“我……我自己买就好。”

“这个啊……”她拿起一旁我上次买的那个绿双马尾美少女的保温杯,“我不太放心你的品味。”

“我不会买这种图案的衣服啦。”
除非印的是二号机的驾驶员。

“这次如果让我做决定的话,你之前的事,就这样算了。”

“呃……”本来就要开口答应,不过仔细想想之前的事,我又犹豫了。

“还是说。”江又夏把杯子放下,一把抓住我,拉到怀里,“你要这样?”

一只手将我抱在怀里,细长的眉毛微微扬起,刘海的发梢骚弄着我的脸颊,她又用指腹顺着我脸的轮廓往下画,最后抵在我的下巴,托起。

她温热的气息从我因为吃惊而微张的嘴探入,让我的上颚忍不住的发痒。

我盯着她的眼睛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头往后仰:“我……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她没有就这样放过我,反而借着我后仰的势头将我松开,然后翻过身来将我压倒在沙发上。

大腿在架在我双腿之间,我并起膝盖,阻止她的往上蹭的势头。

又连忙伸出手,想要撑住她,不让她贴过来。
却没想一下按住了她的胸,柔软的触感像触电一样让我马上把手缩回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解释。

“故意的也没关系哦。”她脸色微红地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手上到还是十分强硬的将我压着,“我都习惯了,毕竟每次你都……”

我手在两人之间乱比划让她不要继续说下去:“答答答答应你,买衣服的时候都由你做主!”

“嗯。”她满意的点头,但是身体依旧一动不动。

“呃……可以让开了吗?有点热……”我咽了咽口水,催促她。

“不行。”

“让开啦!”我推她脸。

她被我推着侧着头,但手上力气依旧不松:“衣服这件事是本金,还有利息我没收回来。”

“你是黄世仁吗?利息之后有本金,本金之后还有利息,借高利贷的都没你这样的!”

“反正我不让。”她一副无赖的模样,甚至得寸进尺的直接将我抱住,手也被箍着。

她将我的一条腿夹在两腿之间,我们的小腹紧紧相贴。

“喂!”

“利息嘛,让我亲一下。”

“臭流氓!”

“那亲我一下。”

“……”

“亲了就放开你。”

我冷着脸看她,结果她依旧不为所动。
啧。
懒得和她理论下去了,速战速决吧。

我微仰起头,在她嘴唇上点了一下。

“满意了吗?”我冷着脸看她。

江又夏愣住,舔了舔嘴唇:“我只是想说亲一下脸,没想到你倒是挺主动了。”

啧。
“可以放开了吧?”我朝她翻了个白眼。

“还是不行,太快了,不算。”

不再废话,我再次将嘴唇贴了上去,也不主动分开,就这样贴着。

江又夏睁大眼睛,脸色竟然在我的注视下变得通红,表情呆滞,手上的力气也松了。

我趁机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后从她手里逃出来,不爽的看着她:“这下你满意了吧。”

“嗯,软……哈……满意的,也不是,就还行,还行。”她坐在沙发上,嘴里说个不停,“不太一样……嗯……也没啥不一样……主动,不,被动,呃,都挺好,对,都挺好的!”

她抬起头来,双眼放光:“再……再来一次!”
由于太激动,最后一个字都破了音。

不想理她,我跑回房内,上锁。

“休想!”
臭女人。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26(一)00:41:44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203884 管理
人菜瘾大( ´_ゝ`)
如果不是掉后台了,我用得着再写一遍吗?・゚( ノ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30(五)10:01:17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353231 管理
不应该啊。
那个麦昆。
明明绝好调,开跑也没迟,先也跑在第五六位。
最后直线还开了技能。
春秋连霸啊。
不过区区ura。
为什么还是三着啊。
为什么啊……
为什么……
为什……
为……
・゚( ノ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4-30(五)18:43:42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370141 管理
>>No.37353231
唉,乌拉拉,也败在准决赛了( ´_ゝ`)
抽了发十连也没有彩卡。
还是更新小说算了。
晚上十一点没更新就明天了。(*゚ー゚)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1(六)10:27:05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389370 管理
>>No.37389041
我试试(*゚∇゚)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1(六)14:03:41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395482 管理
  睡梦之中,屁股上遭了一击。

  不用想,肯定是江又夏,我用肩膀撑起身体,睁着一只眼睛看向床边。

  她穿着宽松t恤和牛仔裤,脚踩我的屁股:“早上我去开会回来,下午没事,我们就去买衣服。”

  臭女人边说边用脚在我屁股上来回搓。

  重新躺回去,懒懒地应了一声。

  “那我走了,中午回来去外边吃吧。”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家里陷入一片寂静。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九点多。

  感觉上是醒了,身体却不想起床。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如果有手机的话,至少就能在床上打发时间了。

  唉……

  从床上坐起身,还想发会呆,却隐约听到客厅传来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

  看来是她回来了。

  我伸伸懒腰,又动了动脖子,随便抓了件放在床边的t恤穿上,便往客厅走去。

  边挠肚子边踢着拖鞋,打了个哈欠:“江又夏你回来的挺早的……啊。”

  不是江又夏。

  来人是一个人,手里提着大袋小袋,瞪大眼睛看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我。

  我也愣看她,好久才反应过来:“妈……”

  这下,来人,我的妈妈,连嘴巴也张大开。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1(六)21:09:19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407378 管理
没想到这段意外的难写啊(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2(日)00:19:01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413580 管理
  ‘妈来家里了!’
  
  我趁着妈妈去厨房放东西的时候,溜进房间开电脑,给江又夏发了消息。
  
  还没等她回复,妈妈喊我出去:“又萌啊,快出来吃苹果。”
  
  “妈……麻烦阿姨了,我就来。”
  
  当妈妈问我是谁的时候,下意识的叫了阿姨……
  
  心里是觉得说清楚也没关系,但没和江又夏商量过又觉得没有底。
  
  总之先撑到江又夏回来再说。
  
  临出房门才发现忘记穿内裤,好险。
  
  有些拘谨的在妈妈的身边坐下,接过她递过来的苹果:“谢谢阿姨……阿姨怎么今天过来啊……”
  
  “唉,那个又夏不是喉咙痛很久了嘛,一直都在发文字消息给我和他爸,都这么久了,我就过来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妈妈笑着把手里的苹果一口吃下去,看起来非常高开心,“对了,那小子放着女朋友不管跑哪去啦?”
  
  “她去学校开会了……呃,我和她不是这种关系啦,阿姨。”我尴尬地笑着,“我们就是,普通同学。”
  
  “哈哈哈,这样啊。”妈妈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出来了,点点头,“我明白的,明白的。”
  
  “又夏开会,又萌你不用,你们不同系吗?”妈妈拉过我的手放在膝盖上。
  
  感觉,妈妈的手好像比以前的大……应该是我的手变小了。
  
  “嗯……我们不同系。”我并着腿,挺直了背,努力糊弄过去。
  
  “嗯嗯。”妈妈点点头,“成年就好成年就好。”
  
  就算你是我妈我也是会生气的哦?
  
  “不过真是巧啊,你们两人连名字都差不多,听口音是不是我们那边的?”
  
  “嗯,旁边的一个区的。”我强笑地编着话,“我们就因为名字认识的。”
  
  “哎呀,你们年轻人就是容易亲近,又萌经常来又夏这边住吗?”
  
  “嗯,因为,因为,又夏说房租贵想找人分摊一下,我宿舍又比较吵,就搬出来住了。”
  
  “又夏那个小子,就是缺心眼,还嘴笨,每个月两三千块房租,阿姨家还是负担得起的。”妈妈恨铁不成钢地在拍了拍我的手,“又萌你要是有需要就放心住,钱自己留着啊。反正住一个住两个,房租也不见得会涨。”
  
  妈妈这话把我感动了……不,等等,她是在说我吧?
  
  “呃,不太好吧,我和又夏真不是那种关系……”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吧。”妈妈没细究,四处打量,“家里厨房到处都挺干净的,是又萌在打扫吗?”
  
  “嗯,对啊,是我打扫的。”毕竟整天呆在家里也没啥事。
  
  “我就说嘛,还是女孩子勤快,又夏那个小子在家就懒得要死,可是一点家务都不做。”
  
  “是这样吗?又夏还是经常做饭的。”我为她辩解,毕竟现在的江又夏虽然是她,但是之前的江又夏是我们两个人。
  
  “真的?”妈妈十分感慨,“没想到这小子也会疼人了……”
  
  说完还抹了抹眼角。
  
  不,我以前没那么没用吧?
  
  应该。
  
  “对了,又夏喉咙好了一些没?”妈妈放开我的手,拿块苹果递给我,漫不经心地问。
  
  你现在才重新想起来吗?
  
  “嗯,好得差不多了,不过说话还有点痛,我已经让她去复诊了,过几天大概就会好了。”我边想边说,总得先糊弄到江又夏回来。
  
  “这样就好,他呀从小一感冒就很难好,我冰箱里放了瓶我自己做的酸梅,你记得让他冲水喝一点。”
  
  我点点头。
  
  “年轻人皮肤就是好。”妈妈看着我的腿说,“不像又夏那个男孩子,以前就黑,大腿这里还有一块难看的胎记。”
  
  我顺着妈妈的手指看向自己的大腿,好像是在说根部的地方。
  
  我不好意思的把衣服下摆拉了拉,虽然肩膀从宽大的领口露出来,不过毕竟比露脚好点,早知道就穿上长裤了。
  
  “有吗?”我看向一边回忆着,“没有吧。”
  
  妈妈视线往上移,看到我的肩膀的时候,愣了一下,接着笑起来。
  
  笑得有点暧昧,看起来怪怪的。
  
  我以前这里确实没胎记,我没说错啊?
  
  “这样啊,是阿姨记错了吧。”妈妈咧嘴笑着,站起身,“唉,那阿姨就先回去了,又萌你记得让又夏去复诊啊。”
  
  “阿姨现在就要走吗?”我紧张地站起身来。
  
  怎么能现在就走,江又夏还没有回来,这次不说清楚,以后再找机会就很难了吧……
  
  “本来是打算晚上再走的,不过今天工厂……又夏有和你说吗?我们家是开玩具厂的,最近订单比较多,也忙,早点回去能多处理点活。”妈妈边说边走,到了大门旁开始穿鞋,“而且现在有你在,阿姨也放心,对了,你安心住,不用给又夏租金。”
  
  “那……”听到是因为家里忙,我只能把心里那些挽留的话都吞下肚子,“那阿姨慢走,我会和又夏说阿姨来过……”
  
  下次遇到的时候再和妈妈说吧。
  
  “好,又萌真是乖。”妈妈着开门,离开之前回过身,捂嘴笑,“年轻人爱玩没关系,安全措施要记得做,不过不做也没事,阿姨和叔叔带小孩还是挺拿手的,阿姨就不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拜拜。”
  
  “不……我们!”我大声辩解,“真不是那种关系……”
  
  妈妈在电梯里莞尔地指了指我,又点了点自己的锁骨,轻轻地和我挥了挥手,电梯门缓缓关上。
  
  电梯门有些模糊的磨砂效果,但是也能隐约看见,发呆的我,从宽大的领口露出来的左侧锁骨上,一个紫红色的点在白皙的肌肤上强调自己的存在。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2(日)18:27:36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434218 管理
给大家看看我最近种的人参吧゚ ∀゚)ノ
长得超快(*´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2(日)20:00:45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437548 管理
>>No.37436804
应该是我写的太含糊了,这里妈妈还是不知道的
这里是来自网上的一个小段子
妈妈问儿子,女朋友大腿有没有疤痕,儿子很肯定的说没有
妈妈就对爸爸说:你家的猪会拱白菜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2(日)20:06:52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437806 管理
>>No.37437488
当然不行( ` ・´)
长得这么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人参小姐了(`ε´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6(四)09:42:02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564698 管理
你们说,乌拉拉怎么样才能有马一着?(*゚∇゚)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6(四)11:38:41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568348 管理
突然发现兄妹恋这那篇被sage了( ゚∀。)
那篇中间一段剧情想了好久都没能想出来怎么写合理一点,后边倒是把几个关键剧情点都想出来了,甚至连结局都有哥大概想法。
但是中间这块就始终拼不上,难受。( ゚∀。)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5-09(日)11:08:17 ID:4Qys77b (PO主) [举报] No.37675819 管理
妈妈走后,我坐在沙发上发呆。

门口响起清脆的钥匙声,我吓了一跳,看向大门。

江又夏满头大汗地冲进来。

大口喘气,往房里各处打量,在我身边坐下。

汗水的味道,急促的呼吸。

“妈妈呢?”
江又夏用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

“回去了。”
这家伙老是这样抹汗,我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厂里还有事要忙,妈妈来了一会之后就回去了。”

她接过纸巾,没有擦汗反倒是攥在手里,略显不安地问:“那你有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和她说……”

“想等你回来再说。”
纸巾你拿手里干嘛?
擦汗啊。
看着她额头和鼻翼的汗,我都觉得难受。
把她手里的纸巾拿回来,叠两叠,手上用力在她额头擦着。

“那……就是还没说了?”她拉着我一只手,问。

“没有。”手上的纸巾已经湿透,丢进一旁的垃0圾桶里,“等下次她过来再说吧。”

“嗯……”江又夏纠结地松了口气。
“倒也没必要这么紧张。”我故作轻松地往厨房走去,倒了杯水回来,“又不是我们故意要变成这样的。”

接过我递给她的水,她心不在焉地说谢谢,一口气喝完,放在桌上。

虽然说了不要紧张,但岂是一说就做得到,刚刚和妈妈在一起我也是紧张得不行。
更何况还有爸爸那里。
而且‘喉咙痛’也是有好的一天的……

衣服滑倒肩膀有点难受,我往上拉了拉,突然想起那个紫红色的小点,我用力拍了她的大腿。

“你干嘛?”江又夏吓了一跳。

我指了指肩膀:“这个!我说过不能在这种地方留痕迹吧?”

“哦……这情不自禁……”她心虚地笑了一下。

“情不自禁哦,呵,情不自禁哦。”我抱胸看她,想着怎么才能向她表达我的不爽。

“最多我下次不在这样了……”江又夏打着哈哈,马尾左右轻晃。

“脱裤子。”我说。

“啊?”她愣住了,脸色突的变红,“大白天的,想干嘛呢?”

感觉台词有点熟悉,不过我可不管。

“把裤子脱了给我看一眼。”

“至少去房间里……”

“就看一下,婆婆妈妈干什么呢?”

“你别,我自己来……”

“来个屁,别动!”

“你别这样粗鲁啊!我明明对你都很温柔的……”

“我手腕都被你抓红好多次,我信你个鬼!”

江又夏躺倒在沙发上,侧着的脸颜色通红,让她原本有些冷峻的麦色脸庞变得娇艳可爱。上衣卷起的一角露出漂亮的小腹。
我骑在她的大腿上,摸摸她的小腹。
手掌下的小腹变得有些僵硬,手感倒是挺滑的,挠了挠,江又夏躬起身:“痒。”

害羞,又带着些许……期待。

“哦。”

算了。

我继续拉着她的已经解开了腰带的裤沿。
裤子宽松,不难脱。
“屁股抬起来。”

一下就把裤子褪到膝盖处。

我在江又夏的大腿上左右找了找。
果然没有胎记嘛。

在她愕然的目光中,我从她身上下来,去开电视。

“你个笨蛋!”她对着我喊。
“你才是。”我说。

UP主: